document.domain = "http://www.euudd.com/";
  • 茶網首頁
    茶葉新聞
    茶葉文化
    茶道茶具
    茶葉百科
    茶葉視頻
    茶商茶農
    茶葉供應
    茶葉求購
    茶商黃頁
    茶葉論壇
    茶具紫砂壺
    一把紫砂壺,承載多少文化與風雅
    2019-02-03 03:01:13 來源: 作者:中國茶網 【 】 瀏覽:714次 評論:0
    紫砂壺是養胃、養人的茶具,“壺以砂者為上,蓋既不奪香,又無熟湯氣”,具有“冬天泡茶茶不涼、夏天泡茶茶不餿”的神奇功能。
    u=1759290149,1296991910&fm=27&gp=0
    一把紫砂壺,只要你精心養育,它會隨著時光的流逝不斷地變光、變色,最終變得“潤如古玉、光可鑒人”,給收藏者、使用者帶來意外的驚喜。紫砂壺是養眼、養心的藝術品,一把紫砂壺,恰好是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的結晶。紫砂壺是中國傳統文化的載體,紫砂壺與古老的五行說、陰陽觀達成了絕妙的契合。紫砂壺與儒家、道家、釋家文化實現了完美的融合。

      紫砂壺的制作工藝,是我國優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。這份遺產,這份財富,屬于你也屬于我,屬于我們大家。


      從實用的角度看——紫砂壺是養胃、養人的茶具。

      關于紫砂壺的奇妙,歷朝歷代不知道有多少人編過多少傳奇故事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寫過多少詩詞歌賦。依據本人的梳理與歸納,紫砂壺的奇妙之處,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:

    首先是發味留香。能夠泡茶的器皿有很多,如銅壺、錫壺、石壺、玉壺、瓷壺等等。許多人,尤其是老茶客,不約而同地首選紫砂壺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常言道:水是茶之母,壺是茶之父。對于茶湯的孕育與形成,壺的作用是不容忽視的。經過幾個朝代的鑒別與比較,茶客們最終發現,紫砂壺具有最大限度地開發茶湯的色、香、味的能耐。

      明代的文震亨,既是個文化名士,也是個“骨灰級”的茶客佬。他寫過一本書,名叫《長物志》。“長”者,多余也。古代的文人常常用“長物”,也即“多余的器物”,來指稱那些他們認為最不能丟棄的東西。在《長物志》里,文震亨這樣寫道:“壺以砂者為上,蓋既不奪香,又無熟湯氣。”意思便是:用紫砂壺來泡茶,滋味濃、香氣正。紫砂壺,里外都不用上釉,永遠“素面朝天”。因此,一把養育得很好的紫砂壺,即便在不用的時候,也會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茶香。

      其次是抗餿防腐。較之于其他材質,紫砂具有“透而不漏”的特點。所謂“透而不漏”,就是說它具有很好的透氣性,但是又不漏水。這一點非常重要。舉個不一定恰當的例子,一雙真皮手套,你就是戴上一天,也不會出手汗。但如果是人造革的,半天戴下來,手套里面就會變得濕漉漉的。因為人造革這種材質,不具有“透而不漏”的特點。而用“透而不漏”的紫砂泥制成的茶壺,則具有抗餿防腐的功能。
    據說,這個奇妙的功能,是被一個老木匠率先發現的。在很久以前,有一個老木匠,在承建一座廟宇的時候,將他隨身攜帶的紫砂壺遺忘在藏經樓的大梁上了。工程結束了,腳手架也拆除了,老木匠這才想起。于是,他想了許多辦法,花了幾天時間,好不容易才爬上了藏經樓的大梁,取回了那把紫砂壺。但令他感到驚訝的是,壺里的水居然還沒餿。當時正值盛夏,不要說幾天了,就是一天,茶湯也會變質的。于是,一傳十、十傳百,人們都知道紫砂壺具有“冬天泡茶茶不涼、夏天泡茶茶不餿”的神奇功能了。

      第三是變色韜光。制作紫砂壺的泥料,俗稱“五色土”。許多人相信,用“五色土”制成的砂壺,是具有靈性的。在燒制的過程中,紫砂泥會隨著爐溫的升高,不停地改變顏色。正如清代吳梅鼎所言:“瑰琦之窯變,非一色之可名。”紫砂壺在使用的過程中,也會改變顏色。一把紫砂壺,只要你精心養育,它會隨著時光的流逝不斷地變光、變色,最終變得“潤如古玉、光可鑒人”,給收藏者、使用者帶來意外的驚喜。

      正因為紫砂壺具有發味留香、抗餿防腐、變色韜光之三妙,清代的名流李漁,在《雜說》一文中才會寫下這樣的評語:“茗注(茶壺),莫妙于砂(沒有比紫砂壺更奇妙的了)。壺之精者(最金貴的壺),莫過于陽羨(今宜興)。是人皆知矣。”普天下的紫砂壺,大多產于同一個地方,那就是江蘇省宜興市的丁蜀鎮。那個富足的江南小鎮,坐落在丁山與蜀山之間,由此而得名。自從宋代以來,那里就是一個“家家制坯、戶戶捶泥”的陶藝世界了。丁蜀鎮上的人,依照古人的說法,“衣食所需,均惟陶業是賴”。意思是說,吃的穿的全都仰仗制陶的手藝了。600多年來,成千上萬的能工巧匠,在那兒悠閑地琢磨著、默默地傳承著、努力地光大著秘不示人的制壺絕技。

    制作紫砂壺的原料,并不是普通的泥土,而是一種堅硬的、稀有的礦石。那種礦石,世上哪兒都沒有,只有丁蜀鎮周邊的山洞里面有,自古享有“泥中金”、“礦中寶”的美譽。曾經有過外地人,包括一些日本人,試圖用自己家鄉的泥土來制作紫砂壺,結果都失敗了。那種罕見的礦石,經過風化、粉碎后形成的紫砂泥具有排列有序、密度極高的氣孔,而這些神秘的氣孔,恰是保證紫砂壺擁有多種奇妙功能的物質基礎。

      中華民族是一個喜愛喝茶的族群。俗話說:“開門七件事,柴米油鹽醬醋茶。”這句俗話還有另一個版本,叫作:“文人七件寶,琴棋書畫詩酒茶。”無論說“七件事”,還是談“七件寶”,總歸離不開個“茶”字。許多老茶客認為:“寧可一日無食,不可一日無茶。”乾隆皇帝嗜茶如命,甚至開過這樣的金口:“朝不可一日無君,君不可一日無茶。”常言說得好:“好馬配好鞍,好茶配好壺。”在盛產好茶的中國,對于愛喝好茶的中國人來說,擁有一把好茶壺,是順理成章的事。


      從審美的角度看——紫砂壺是養眼、養心的藝術品。

      宜興的紫砂陶藝,產生于宋代,成熟于明代,興盛于清代,迄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了。較之于其他的手工技藝,紫砂陶藝最鮮明的特征是:它采用一種稀有的、神奇的泥料,不借助任何模具,隨心所欲、信馬由韁地徒手創制茶具。這種獨特的手工技藝催生的結果必然是:每一把壺都是獨一無二的。大量的文史資料告訴我們:許許多多的文人墨客,如蘇東坡、鄭板橋、李笠翁、董其昌等,都是愛茶之人。許許多多的達官政要,如乾隆皇帝弘歷、兩江總督張之洞、民國主席林森、考試院長于右任等,也都是愛壺之人。要說當代的愛壺之人,那可就沒法說了。我只能說“比比皆是,不勝枚舉”。為什么許多人都愛紫砂壺呢?我的體會是:如果你以壺為友,你的性情可以得到陶冶,人品可以得到修煉。如果你以壺為友,你的精神可以得到升華、心靈可以得到撫慰。紫砂壺融詩、書、畫、印為一體,可以將你喜歡的詩句、書法、繪畫、印章附作在上面。一把有文化的紫砂壺,可以給你的心靈以慰藉。


      紫砂壺的文化內涵

      從文化的角度看——紫砂壺是中國傳統文化的載體。

      首先,紫砂壺與古老的五行說、陰陽觀達成了絕妙的契合。古代的先民們認為: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,是構成萬物的根本。早在西周末年,就有“五行相雜,以成百物”之說。做茶壺用的紫砂,俗稱五色土,正好對應五行。在紫砂壺的泥料中,有水、有土、有金砂;在燒制砂壺的過程中,要用木頭、要用火。因此,一把紫砂壺,恰好是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的結晶。于是許多人認為,把五行五色捧在手上、揣在懷里,那就是捧著萬物的根本,揣著一個大千世界。因此,心里覺得特別踏實。


    西周末年的思想家伯陽父認為:陰陽調和,萬物生長。陰陽失調,天下大亂。老子也說過:“萬物負陰而抱陽。”而紫砂壺這樣的器皿,既“負陰”又“抱陽”。在任何一把紫砂壺上,我們都能夠看到陰的象征與陽的符號,都能見到陰柔與陽剛的結合。在日常用具中,還有什么東西能夠如此自然地、自始至終地體現陰陽相生相克的哲學理念呢?把這樣的紫砂壺捧在手上、揣在懷里,那當然是有意味、有內涵,也有說道的。

      其次,紫砂壺與儒家、道家、釋家文化實現了完美的融合。如果說,酒文化具有浪漫主義的色彩,茶文化具有現實主義的基調,那么,紫砂文化具有什么特征呢?我認為,紫砂文化的鮮明特征,就是自始至終地推崇一種理智的、靈活的包容主義。紫砂文化胸懷開闊,從來不走極端;紫砂文化海納百川,堅持兼容并蓄。所以,無論是儒家的弟子,還是道家的信徒;無論是出家的僧人,還是還俗的居士,都可以在紫砂壺的世界里,找到情感寄托和精神家園。

      儒家學說的核心概念是中庸。北宋的理學家程頤認為:“不偏之謂中,不易之謂庸。”對于紫砂藝人,尤其是對于制作“光貨”的紫砂藝人來說,“不偏”、“不易”、“無過無不及”,正是他們一以貫之的追求。在色彩的運用上,紫砂藝人講究的是:“紫而不姹,紅而不嫣,綠而不嫩,黃而不嬌,灰而不暗,黑而不墨。”這不就是講究中庸嗎?

      道家崇尚自然、取法自然。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”自然處于最高層次。道家追求“幽野之趣”、“閑遠之思”,推崇“無執、無為、沖虛自然的清凈之境”。到了魏晉時期,這一思想化成了歸隱山林、浪跡天涯、灑脫不羈、超絕名利、追求精神自由的人生模式。對于紫砂藝人,尤其是對于制作“花貨”的紫砂藝人來說,崇尚自然、取法自然,彰顯田園雅趣、精神自由,正是他們矢志不移的追求。據我所知,許多紫砂藝人樂于居住在鄉間,不愿意遷居都市。為的就是體驗田園雅趣,圖的就是方便取法自然。

      佛家特別講究緣分,認為任何事情都是因緣而生的,因緣之外一切皆空。我國有案可稽的第一把紫砂壺——“樹癭壺”,就是在佛門圣地金沙寺里誕生的,而供春(明代正德嘉靖年間江蘇宜興制砂壺的名藝人)的師傅金沙僧,也是廟里的一個和尚。看來,紫砂壺與佛家是有緣分的。佛家認為:“佛身是常,佛性是我,一切眾生,皆有佛性。”只要“反正內求,去迷理惑”,便可以“頓悟成佛”。

      可是,蕓蕓眾生、凡夫俗子們怎樣才能獲得“頓悟”呢?許多高僧認為,“吃茶去”是路徑之一。趙樸初先生就說過:“七碗受至味,一壺得真趣,空持百千偈,不如吃茶去。”意思是說,與其白白地守著千百部經書不得其解,還不如喝茶去呢。人們在紫砂壺上鐫刻得最多的壺銘恰恰是“吃茶去”。“吃茶去”,看起來是句大白話,其實是禪語,個中含天機,蘊藏著想通事理、獲得頓悟的門道。

      綜上所說,紫砂壺是一種文化含量很高的藝術品。它得天獨厚,應運而生,完美地實現了日常家用與藝術把玩的結合;它扎根民間,尚理崇文,與古老的“五行說”、“陰陽觀”,以及“民間愿景”達成了絕妙的契合;它胸襟開闊,海納百川,與儒、道、釋等傳統文化實現了完美的融合。所以自從明代以來,紫砂壺一直受到天下茶客尤其是文人雅士的偏愛與追捧。


      紫砂壺的品鑒、賞析

      這是一個見仁見智的話題。常言說得好,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。我喜歡的壺,你不一定也喜歡。同樣,你特別寶貝的壺,我也不一定認為是最好的。所以說,人們很難建立一個絕對客觀、絕對公正的關于紫砂壺的評判體系。

      現在和大家談一談鑒賞紫砂壺需要關注的幾個點。老藝人們經常說:做壺無定法,但壺中有方圓。他們所說的方圓,就是關于壺的規矩,就是做壺、賞壺的基本原則。已故的藝術美術大師顧景舟先生認為,一把好的紫砂壺,應該是“形、神、氣、態俱佳”。“形”指外形,主要指紫砂壺的輪廓與面相;“神”指神韻,指稱紫砂壺的精神風貌;“氣”指氣質,與紫砂壺的用料、色澤以及各個部件的搭配、協調有關;“態”指儀態,涉及紫砂壺的大小、高低、胖瘦、剛柔等方面。顧先生認為,這四個方面如能夠“貫通一氣,才是一件真正完美的好作品”。另一位工藝美術大師徐秀棠先生認為:“通理得趣才為上乘之器。”“理”,主要指物之理;“趣”,主要指情之趣。所謂“通理”,就是要實用、好用、經用,要在容積的大小、身段的高矮、壺嘴的曲折以及各個部件的設計等方面力求做到合理。所謂“得趣”,就是要有情趣、雅趣、機趣。有趣為上,無趣為下;趣高為上,趣寡為下。一把理、趣兼備的紫砂壺,才能滿足日常家用與性情陶冶的雙重需要。

      對于紫砂壺的鑒賞,本人也有一點思考與心得。我的鑒賞標準是:一把品質優秀的紫砂壺,應該具備四個特征:首先要好看,令你一見傾心;其次要耐看,令你百看不厭;第三要有意味,令你覺得妙不可言;第四要有緣分,令你感到特別惦記。

      所謂好看,就是要養眼,要出眾,要在林林總總的紫砂壺中超凡脫俗、風騷獨領,使人過目不忘,一見傾心。需要特別指出的是,養眼不是搶眼,出眾也不是出位。那種企圖通過奇異的造型、怪誕的裝飾來搶奪眾人眼球的作品,雖然具有視覺上的誘惑力,但由于過于花哨,是不可能養眼的。所謂耐看,就是要經得起仔細地看、反復地看,令人常看常新、百看不厭。有些壺,乍一看驚心動魄,再一看粗制濫造;今天看花枝招展,明天看興味索然。優秀的藝術品是有神韻、有靈魂的。能否將飄逸的紫砂魂凝聚在作品中,是對紫砂藝人最苛刻的要求與考驗。因此,要達到經看、耐看的標準,不僅要求作者在設計理念上有內涵、有創意,同時要求每一個細節都做得無可挑剔,每一道工序都完成得盡善盡美。

      所謂有意味,是指作品有思想、有哲理、有玄機、有趣味。高層次的思想、哲理、玄機和趣味,常常又具有說不清、道不明的特征。老子的“道可道,非常道;名可名,非常名”,揭示的就是這一特征。陶淵明的“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”,描述的也是這一現象。對于那些說不清、道不明的思想、哲理、玄機和趣味,人們常常會籠而統之地稱之為“妙”。妙是一種境界,一種天趣,一種令人感到其味無窮、美不勝收的審美感受。因此,如果一把紫砂壺,能夠讓人感到妙不可言了,那一定是壺中精品、紫砂極品。

      所謂有緣分,就是在你離開它的時候,你老是想念它。它的相貌,它的影子,老在你的眼前晃蕩。這一條特別重要,也是我最新的體會。你特別惦記的那把壺,買回家來一般錯不了。如果不買,你的心里老是會不舒服,日子也就過得不快活了。等你下了決心準備去買的時候,早被人家買走了。

      紫砂壺的制作工藝,是我國優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。這份遺產,這份財富,屬于你也屬于我,屬于我們大家。我們應該多了解紫砂壺藝的歷史、現狀與未來。有條件的朋友不妨將家里的、辦公室里的塑料杯子、醬菜瓶子、“腐敗”杯子換成紫砂壺,充分地領略一下紫砂壺的神韻。我相信,有了一把自己所鐘愛的紫砂壺,即便生活在浮躁的、喧囂的、物欲橫流的商品社會里,我們的生活也一定會變得從容、豐富、風雅起來!
    責任編輯:中國茶網
    】【打印繁體】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薦】 【舉報】 【評論】 【關閉】【返回頂部
    我來說兩句
    帳  號: 密碼: (新用戶注冊)
    驗 證 碼:
    表 情:
    內  容:
    伊人狼人免费